当前位置: 首页 > >

奥林匹克主义

奥林匹克主义(Olympism)一语是奥林匹克运动先驱者顾拜旦首先使用的,是将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各种品质均衡地结合起来并使之得到提高的一种人生哲学。它将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融为一体,奥林匹克主义所要开创的人生道路是以奋斗中所体验到的乐趣、优秀榜样的教育价值,和对一般伦理的基本原则的尊敬为基础的。 

1974年国际奥委会的罗马尼亚委员西波科等提议给“奥林匹克主义”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并纳入《奥林匹克宪章》。经过10多年的讨论,“奥林匹克主义”一词终于出现在1991年6月16日生效的《奥林匹克宪章》中,这也是国际奥委会第一次给“奥林匹克主义”以正式的定义。 

这个定义明确指出:1.奥林匹克主义的中心思想是人的和谐发展;2.奥林匹克主义强调人的和谐发展的关键是生活方式的改善;3.奥林匹克主义将体育运动作为实现人和谐发展的途径;4.为达到人的和谐发展的目的,体育运动必须与教育、文化相结合;5.奥林匹克主义强调奥运选手的榜样作用。 

现代奥林匹克主义追求典范的教育价值,尊重普遍的基本伦理原则。现代奥林匹克主义的最终目标是使体育运动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促进和建立一个维护人的尊严的和平社会。

奥林匹克主义是将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各种品质均衡地结合起来并使之得到提高的一种人生哲学,它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思想体系,其深厚的人文精神与人的全面发展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在实践中, 人们又常常将奥林匹克主义与另一些意思相近而又不同的术语混用, 如奥林匹克理想(Olympic ideal)、奥林匹克精神(Olympic spirit)等。

经过10多年的讨论,“奥林匹克主义”一词终于出现在1991年6月16日生效的《奥林匹克宪章》中,这也是国际奥委会第一次给“奥林匹克主义”以正式的定义:奥林匹克主义是将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各种品质均衡地结合起来并使之得到提高的一种人生哲学。它将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融为一体,奥林匹克主义所要开创的人生道路是以奋斗中所体验到的乐趣、优秀榜样的教育价值,和对一般伦理的基本原则的尊敬为基础的。

这个定义明确指出:1,奥林匹克主义的中心思想是人的和谐发展。

2,奥林匹克主义强调人的和谐发展的关键是生活方式的改善。

3,奥林匹克主义将体育运动作为实现人和谐发展的途径。

4.为达到人的和谐发展的目的,体育运动必须与教育、文化相结合。

5,奥林匹克主义强调奥运选手的榜样作用。

奥林匹克运动不同于一般的体育运动,它是人类社会为了实现某种理想在一定哲学思想指导下进行的社会运动,这个哲学思想就是奥林匹克主义。它使奥林匹克运动担负着崇高的历史使命,赋予它极强的教育价值和文化价值,从而使这一运动有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长期的奋斗目标。

《奥林匹克宪章》基本原则第一条就指出:“现代奥林匹克主义是皮埃尔·德·顾拜旦提出的。” 因此,要了解奥林匹克主义的来源,首先应该了解顾拜旦体育思想的形成及其复兴奥运会的动机。从当时的时代背景和顾拜旦的有关奥林匹克运动的言论,可以看出奥林匹克主义的主要来源有二;

顾拜旦出生于贵族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的志向是要“把自己的名字和伟大的教育改革联系在一起”。因此,大学毕业后,他选择的生活道路是做一名体育教育工作者。为此,他多次渡海前往英国,学习当时先进的英国资产阶级的教育制度和体育形式。他特别研究了由英国著名教育家托马斯·阿诺德实行的教育改革——体育教育。其主张是“没有身体运动的教育就不能成为教育”,首先把竞技运动列入学校体育课程,使学生在体育锻炼中培养刚毅、果断、尚礼、勇敢和遵守纪律、公正无私等品质。顾拜旦先后发表了题为《英国教育》、《教育制度的改革》、《体育教育运动》等文章,出版了《英国教育》、《法国的英国教学》、《体育教育与应用体操》等著作,提出了许多改革教育制度、发展体育活动的建议。在《顾拜旦全集》第一卷序言中,编者就这样指出:“在当时的改革中,唯有顾拜旦承认体育的价值是使法国走出困境的手段。于是他以发展体育作为性个教育学的基础。”顾拜旦这一改革思想,显然是受到英国近代教育的影响。在他看来,19世纪末英国工业革命的社会高速发展,英国人的自信心与活力,主要来自英国推行的一种以竞技运动和伦理道德为基础的德、智、体全面培养的教育体制。在这一体制中,竞技运动充当了主要角色,其价值在于可以同时收到身体训练、道德教育和社会活动能力的功效。因此,竞技运动被顾拜旦视为可重塑青年一代,整复其业已失衡身心的强有力的促进剂。

古希腊哲学家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思想给顾拜旦留下深刻的印象。1894年6月在巴黎召开的国际田径代表大会上,顾拜旦曾这样说过:“总之,先生们,人并非仅仅具有肉体的灵魂,应该具有肉体、精神和性格,性格绝不是精神塑造的,而仅仅由身体形成的。这一点古人早已明白,我们却要艰难地重新学习。”在顾拜旦看来,古希腊的竞技运动具有特殊的社会价值,它与艺术、品德高尚的公民成为支持古希腊文明的三大支柱之一。

具体可理解为以下几层含义:

1.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人生哲学、生活哲学;

2.它主张通过增强体质磨练意志和培养高尚情操,使人得到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全面发展;

3.它通过体育与文化教育的结合,促使人的身体素质、道德精神获得和谐发展和提高;

4.它主张体育运动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以促进建立一个维护人的尊严、和平的社会。实现这一理想的社会是全人类共同的愿望和任务。体育运动在这方面具有强大而独到的功能,具有很大的感染力和号召力。

《奥林匹克宪章》的基本原则中明确指出:“由国际奥委会领导的奥林匹克运动来源于现代奥林匹克主义。”这就说明奥林匹克主义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指导思想,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思想体系。综观现代奥林匹克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不难发现奥林匹克主义具有这样的特点:

奥林匹克教育是奥林匹克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顾拜旦从他恢复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那天起,就以教育为主线。他认为教育是奥林匹克主义的出发点和归宿,在现代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教育。从这一思想出发,他从事复兴奥运会工作的基本目的,不是以奥林匹克运动去推行竞技运动,而是把竞技运动纳入教育,把体育纳入一般教育,进而把一般教育纳入人类文化和生活过程中。要想使体育运动发挥其促进人类全面发展的功能,实现其改造社会的目标,体育运动就必须与文化教育融为一体。

为解决人的全面发展和改善社会问题,人们提出了各种社会改良方案,而奥林匹克主义提倡的是通过教育来完成此重大历史使命。顾拜旦在1896年就强调:“总的来说,大部分重大的国家问题可以归结为教育问题。”1925年他又明确指出:“以我看来,文明的未来此刻既不依赖于政治的又不依赖于经济的基础,而是完全决于教育的方向。奥托·西惹密泽克也曾说过:“奥林匹克主义的宗旨在于纯粹追求教育,它的对象不只是那些参加体育运动的人,还包括人民大众。”奥林匹克主义提倡通过教育来改造社会,在当时起到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积极作用。《奥林匹克宪章》也提出“奥林匹克主义谋求把体育运动与文化教育融合起来,创造一种在努力中求欢乐、发挥良好榜样的教育价值并尊重基本公德原则的生活方式。”这些言论都说明了奥林匹克主义是以教育作为核心内容。奥林匹克教育的内容是极其丰富的,大体上有:奥林匹克知识教育、奥林匹克宗旨教育、奥林匹克理想教育、奥林匹克精神教育等方面。

现代奥运会继承了古代奥运会的宝贵历史遗产,吸收和发展了古代奥运会的优良传统思想。如公平竞争、拼搏进取和身心和谐发展等思想意识,并保留了四年一个奥林匹克周期,以及点燃圣火、火炬接力、开闭幕式等古代奥运会传统仪式,充分反映了奥林匹克运动的继承性。因此,要从继承优良传统的历史角度来理解奥林匹克主义。正如奥托·西惹密泽克所指出:“奥林匹克主义已经历了好几个发展阶段,然而奥运会的基本理想并没有改变和动摇,它仍然以古代传统为基点的。”

奥林匹克主义很突出的一点,就是对人类社会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奥林匹克主义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的色彩,试图通过竞技运动来改造社会,造就人类未来的希望。顾拜旦在1896年曾写道:“和平只能产生于一个好的世界,一个好的世界只能由好的个人组成,好的个人只能从激烈的比赛中造就。”他在1912年以笔名获得奥林匹克文学金奖的著名诗篇《体育颂》中,曾热情歌颂了体育的价值,可以说是对奥林匹克主义做了艺术性的脚注。匈牙利体育史学家拉斯洛·孔指出顾拜旦的奥林匹克观念,虽然存在矛盾,甚至是唯心主义的,但是,这种思想体系却是组织运动竞赛和促进世界各民族接触的相互可以接受的思想基础。

奥林匹克主义发扬古代奥运会的传统,是崇尚精英、崇拜英雄的,但这种精英和英雄必须来自公平竞争,遵守规则,决不做假。无论是皇帝还是乞丐,都要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听同一声发枪的号令,没有什么尊卑贵贱之分。顾拜旦说过:“精美完全出自平等,因为在比赛中仅仅取决于他身体的先天优势和取决于他训练意志所达到的水平。”为此,《奥林匹克宪章》规定运动员和裁判员在奥运会的开幕式上要宣誓遵守体育道德和保持公正判决。可以说,奥林匹克主义的所有价值和功能都是以公平竞争为基础的。因此,顾拜旦非常推崇“费厄泼赖”精神,这是指在公平原则下的竞争,承认人们在能力上的不平等。如年龄、智力、体力等自然因素,也就是说只保证竞争过程的公正平等,而不保证竞争结果的平等。鼓励运动员本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去挖掘自己的最大潜力以创造更大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这正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一种力量。

奥林匹克主义极大地丰富了体育的内涵,扩大了体育的作用。它不但是主宰体育的最高纲领,而且还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一种生活哲学。

奥林匹克主义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指导思想,规定了奥林匹克运动的性质和发展方向。即在奥林匹克主义指导下的奥林匹克运动,不只局限于体育,更不局限于奥运会的竞技比赛,而是一种超越体育和竞技运动的关于人的全面发展、人类完善和社会发展的思想、理论和运动。其特征是以体育为载体,通过体育运动的社会学校对青年进行身体、心智和精神的教育,以培养全面发展或完善的人为目标的世界性的社会运动。

奥林匹克主义是从体育和文化、教育,体质和意志之间的辩证关系出发,谋求把体育与文化、教育相结合,以增强人们的体质、意志和精神,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并且把其上升到生活哲学的高度,成为人类生活准则。不管学校体育、群众体育还是竞技体育,任何人只要投身体育比赛,就必然受到熏陶,经过身体力行和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就必然会养成这些意志和精神。

首先,它提倡把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融合起来,“创造一种在努力中求欢乐,发挥良好榜样的教育价值并尊重基本公德原则为基础的生活方式”。其次,就是使体育运动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以促进建立一个维护人的尊严的、和平的社会”。再次是虽然强调公平原则下的竞争,但承认人们在能力上的不平等,故而只保证竞争过程的公正平等,而不保证竞赛结果的平等。所以它鼓励人们以“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去挖掘自己的最大潜力,以创造更大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

首先,奥林匹克运动的目标是促进人类社会向真善美的方向发展。进入工业社会以来,人类社会在开始大规模、全方位交往的同时也出现了剧烈的国际间冲突,再加上人类掌握了毁灭其自身的武器手段,使得今天的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此外,当代世界各国面临着诸多要靠共同协作才能应付的问题,如环境、难民、地区冲突、贸易壁垒等。奥林匹克运动试图架设沟通各国人民之间联系的桥梁,增进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相互了解,促进世界和平,减少战争的威胁。 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与人类社会正义事业所要达到的目标一致的,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现代国际社会的需要,对进入现代社会以来的人类有直接的现实意义。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使它成为世界和平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而确定了它在当代国际社会中的重要地位。

其次,奥林匹克运动试图以富有人文精神的体育运动作为实现自己宗旨的途径,在世界各国青年间建立起友谊的纽带。正如国际奥委会第四任主席埃德斯特隆所说:“奥运会无法强迫人们接受和平,但是它为全世界的青年人像亲兄弟一样欢聚一堂提供了机会。”



友情链接: 简历 面试求职范文 职业规划 自我管理 社交礼仪 76242百科